般若

【独孤X公孙】逐雪08

章八


    独孤若虚一路从秦川来到襄州便走了大半月,行至襄州时正是三月春色。自小长于太白山上的独孤若虚其实从未真切地体会过春日盛景,如今只觉得那灼灼桃花分外动人,同药王谷的梅花相比,也别有一番意趣。若是公孙师兄在此,不知是否也会驻足流连?

    思及公孙剑,独孤若虚仍有些恍然。

    几乎是被公孙剑连拉带拽丢下太白山的,他无从去分辨那情景是否存有离别的伤感,只是与他原本所想完全不同。他总以为,该是他二人执剑并肩,共辔江湖,纵不能惩奸除恶,总也该倚楼共盏,现如今却是……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影子,一人一马,茕茕孑立。

    就这般带着纷乱的思绪,独孤若虚牵着马走向真武山脚下的镇子,准备稍作整顿。

    “少侠,看您这装束,打秦川来的吧?”酒馆老板手脚麻利地收拾桌椅,操着襄州一带独有的口音同他交谈。

    独孤若虚点点头,打怀中掏出些铜板:“掌柜这里,可有什么好酒?”

    “说到酒,您算是来对地方了!”老板用着惯用的开场白,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吹嘘起来,“不瞒您说,襄州百姓本是不好酒的,更加上这真武山就在眼前,真武山上的道长们更是滴酒不沾,这玉华集您除了我们家,可找不到第二家了!”

    独孤若虚知他有意夸耀,也不戳穿,朝他微微一点头示意继续。

    那老板得了肯定,更是底气十足起来,将他家的酒吹嘘得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,直听得旁边一桌的客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 “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!”老板这下子可不高兴了,转头一看,更是瞪起了眼,“又是你这小子——我不是说了么不要放他进来骗吃骗喝!”

    店小二在一旁十分委屈:“我又打不过他,他硬要进来我怎么拦得住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也朝那边看去,入目便是一身极为讲究的紫缎袍子,和一把轻轻摇晃的折扇。

    竟是位唐门弟子?

    八荒各派之间自是十分熟悉,那唐门弟子将他上下打量一番,目中便已了然,收了折扇,抱拳遥遥一礼,本是十分懒散敷衍,在他做来却是意态潇洒,独孤若虚暗暗赞了一声好风骨,恭谨回礼。

    “你问我笑什么?我自然是在笑你那壶中酒三分酒七分水,却还自吹自擂。这位兄台好涵养,忍你许久都没有不耐,我可忍不了了。”他扇子不紧不慢地摇,话也不紧不慢地说,气得那老板脸色发绿,指着他“你——”了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 独孤若虚见状只是笑笑:“那烦请阁下指点,这镇上可有什么美酒?”

    “一来便寻酒,不想兄台竟也是个好酒之人。”那唐门弟子扇骨在掌中敲了两下,朝那酒馆老板道:“也罢,今日且放你一马。”又朝独孤若虚道:“在下唐箐,兄台请。”

    “独孤若虚。唐兄请。”

    “看独孤兄这样子,莫不是也为了那真武剑会而来?”

    “正是。”

    唐箐晃着扇子道:“近日玉华集可不太平。”

    “哦?”独孤若虚怔忡一瞬便了然了他话中玄机,道:“剑会期间会有不少江湖人士盘桓此处,鱼目混珠,不易被察觉。”

    “诶,酒来了,先喝酒!”唐箐突然切开了话题,边将两个杯子斟满,边介绍道:“这酒名叫幽潭,是襄州这一带最有名的酒。不过此处的幽潭只得了三分韵味,着实可惜啊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依言举杯轻啜了一口,只觉这酒香味绵柔幽雅,入口绵甜,余味爽净,不似秦川雪中烧性烈如火,也不似蜀中竹叶青冷冽如冰,他脱口喃喃道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

    “独孤兄亦是位酒中雅士。”唐箐笑言:“这幽潭还应去那无崖峰上喝,那才叫一个清甜甘洌,真教人忘不掉啊。”

    “无崖峰?”

    “世人只道无崖峰乃襄州山中绝色,却不知其上有位酒痴,所酿幽潭实乃酒中绝色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笑笑:“看来唐兄对襄州知之甚深。”

    “惭愧惭愧,唐某来此数月,别的不说,吃喝玩乐却是一样没有落下。”唐箐摇着扇子,活脱脱一位世家公子哥,独孤若虚却没由来地觉得哪里不太对。

    “唐门弟子向来如此,却不知方才那老板所言骗吃骗喝又是为何?”

    唐箐冷笑一声:“他酒水掺半便罢,菜淡无味,饭硬如石,区区两道菜竟要了我五两银子!且最喜欢言语忽悠外乡人,因此我日日待在他店里,听见他又要骗人了,便去戳穿他。”说到这里,唐箐忍不住笑出声,“这两日他看见我便咬牙切齿,却又拿我没办法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听罢莞尔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 唐箐又问:“独孤兄有何打算?是即刻上山,还是在此逗留几日?”

    “虽说距离真武剑会尚有几日,不过……”独孤若虚尚在沉吟,便被唐箐打断:“那便由唐某做向导,带独孤兄好好转转,如何?”

    独孤若虚心道应无不妥,便应承下来。

    眼见天色渐晚,唐箐带独孤若虚安顿好住处后便回房休息了,独孤若虚静坐桌前,仔仔细细思虑今日之事。

    唐箐的行事做派同唐门弟子一般无二,今日所言也无矛盾之处,可他就是觉得尚有隐情。唐箐说玉华集不太平,却为何突然斩断话头不再提及?他说他来襄州数月,因此他该不是为了真武剑会而来,蜀中距此路途遥遥,他不远万里前来襄州一呆数月,又是所为何事?

    种种疑惑,注定他无法置之不理,算来距离真武剑会还有五日时间,只要不误了剑会,便是无妨。

    不过……若是公孙师兄在就好了,那幽潭美酒,以及唐箐口中无崖峰上的“酒中绝色”,不知他是否会喜欢?




是的,我回来更文了………【其实是又回去玩游戏了,结果还玩得一口老血一点不开心
是的,还是这么短…………
我都快不记得我原来也是一个坚定的3k党了
有点跑偏,我本命唐,要是最后拉不回来了不要怪我…………
就酱。


评论(5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