般若

【独孤X公孙】逐雪07

章七


    八荒论剑结束后,原本挤满了各派弟子的苍穹阁也空荡下来,只剩下掌门同下首的太白弟子。公孙剑此次拔得论剑头筹,自然是免不了一通褒奖,此时亦在殿中,左右张望却没有找到想见的人。

    “……之前我也曾应允,此次论剑表现出色的弟子便可提前下山游历,公孙剑此次表现大家有目共睹,那么……”

    “掌门!”公孙剑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 风无痕一怔,问道:“你还有何要求?”

    公孙剑环顾左右,确定没有那人的身影后,轻轻摇头一叹,随即抱拳向掌门一礼:“弟子请求,将这一次下山的机会,让给独孤师弟!”

    这下太白的小弟子们可炸了锅,下山,那可是公孙师兄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事情,他平日最喜欢拉着师弟师妹们喝酒聊天,畅言自己下山后的心愿,什么成就一世侠名啦,什么尝遍天下美酒啦,每一个师弟师妹都可以倒背如流了,他却说要主动放弃这次机会。虽说两位师兄平日里关系不错,可看独孤师兄的样子也并不急着下山,公孙剑如此这般,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。

    风无痕尚在沉吟,公孙剑又紧接着道:“掌门若是担忧师弟的剑术那大可不必,弟子与师弟平日里切磋皆有输有赢,虽然此次论剑师弟落败,他日下山却绝不会有辱师门。”

    “若虚的剑术我自然不担心。”风无痕缓缓说道,“然而观他本人,似乎并无此意愿啊。”

    “师弟为人内敛,难免掌门看不出。”公孙剑目光炯炯,掷地有声,“但请掌门成全!”

    “若是你二人皆无异议,也无不可。”风无痕朝弟子一列望去,却并没有看到独孤若虚。

    公孙剑则是喜上眉梢:“多谢掌门!”

    未及半日,下山人选换为独孤若虚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太白山,饶是这两日执意将自己关在屋中的独孤若虚也不例外。初初知道时,还以为是小师弟开的玩笑,待他想明白其中关节,跑去质问公孙剑时,那蓝衣剑客也只是洒然一笑,道一声“确有此事”。

    独孤若虚气结:“这下山之事岂是说让就让的?你等着,我这就去找掌门,师兄平日胡闹也就罢了,此次——”

    “此次怎么?”公孙剑笑吟吟接过话,“你也知我向来就是个胡闹之人,这也不算什么。不过……我告诉你,你小子若是敢去找掌门,我便不认你这兄弟!”

    公孙剑话锋一转,倒是将独孤若虚唬得怔住,只道:“可是师兄不是一直都想要下山?”

    “又不在乎晚个一年两年。”公孙剑朝他摆摆手,“我啊,知道你一直不开心,下山去散散心吧,你这两日净苦着张脸给我看,我可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喉头一哽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 公孙剑笑骂:“需要这么感动吗?你不会打算以身相许吧?”

    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 两日后,收拾妥当的独孤若虚下了山,公孙剑独自在山门发了半日呆,才慢吞吞返回。

    白发清癯的老者正负手背对他而立:“你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 公孙剑笑笑,走上前同他并肩站在崖边:“独孤走时忧心忡忡,可是被交代了什么任务?”

    独孤飞云淡淡答道:“不久便是真武剑会,我命若虚携礼往襄州一行。”

    “难怪……”公孙剑低声喃喃,“但愿他此次在真武可以真正打开心结。”

    “若虚平素考虑太多,极易作茧自缚,这一点,倒是像极了他娘。”提起女儿,独孤飞云不禁有些黯然,“飘渺与那龙复兴二人皆是执剑如痴,当年之事连我也是措手不及,这些年也只得放任他二人。”

    公孙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:“其实剑有双刃,时分昼夜,世上之事大多没有绝对的对错,就如真武同太白,一快一慢,一动一静,看似对立又相通,怎可说是剑道不同。”

    独孤飞云又是一叹:“他二人年长你数十岁,却还不及你看得通透。”转而想到方下山不久的外孙,“但愿若虚也能如你一般。”

    “师弟向来聪慧,想来定是没问题的。”公孙剑默默在心中念叨,独孤啊,千万要替师兄我多喝几坛酒啊。

    那日论剑后发现独孤若虚的异常,公孙剑便独自摸上了掌剑阁。自儿时受独孤飞云点拨,掌剑阁这条路公孙剑已然走得轻车熟路,同独孤飞云也更像是一对忘年老友。公孙剑既有少年人的血气方刚,又有避世者的通透豁达,常常令独孤飞云思及自己的年少时光,对他也是多有看重。

    独孤若虚这般将自己逼入死地,也正是独孤飞云最为担心的事情,他与公孙剑商量再三,认为自己这外孙已暂时不适合再呆在太白山上,倒不如让他下山去,一来散散心,二来长了见识,兴许眼界便开阔了。而襄州一行,则是独孤飞云的私心了。独女飘渺自闭关后十数年未见,若是她与龙复兴的心结可以通过若虚解开的话,兴许还可与她相见。

    然而若是直接派他下山,恐怕他是不肯的。公孙剑思来想去,只觉得需得自己逼他一逼。于是殿前请命,不给他反悔的机会,于是以交情相迫,不许他半分犹疑。

    只盼……再回到太白的独孤若虚,还能是原来的那个独孤若虚。

    而他们如今最为担心的独孤若虚,此时已在鹦歌镇的酒馆修整妥当,牵上马往襄州去了。




什么什么?怎么这么短?风太大我听不清……
一回家就开始吃喝玩乐的腐败生活了咳咳……突然lofter更新才想起来我wuli公孙师兄(。・ω・。)ノ♡
终于写到襄州一行了开心!【你在开心毛啊
然而下山的若虚要跟师兄分开很久惹(╥ω╥`) 
觉得独孤若虚之于公孙师兄唯一的攻点就是他先意识到吧……恩,让若虚在山下好好感悟没有师兄的日子吧~~
以及独孤飞云这个掌剑师究竟住在哪啊啊啊啊啊,纠结死了

评论(4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