般若

【独孤X公孙】逐雪06

章六


    神威堡一行人风尘仆仆赶到时天色已暗,独孤若虚本欲安排他们先行歇下,却被韩莹莹一句“这点路程算不得什么”给堵了回来,唐青铃见了哥哥自是有一肚子话要说,便提议为神威堡众人接风洗尘,大家也好借此一聚。于是独孤若虚又忙开了,安排酒菜吃食,安排几桌座位。唐门此次来的人不多,想来唐青容也更愿意同堂妹同坐,便安排唐门同天香同桌。唐青衫许久不见妹妹与堂姐,还是让他坐到唐青铃身边去。韩莹莹向来与蓝奉月不对付,五毒与神威还是分开为好……

    待得各派安然落座,独孤若虚才算是松下一口气,菜未好酒先上,觥筹交错间几杯下肚,席间气氛也活络起来。独孤若虚喝了几口酒方觉出不对:“师兄,这是什么酒?”

    “雪中烧啊。”公孙剑正带着自家师弟们跟真武弟子拼酒拼在兴头上,随口一答就又投入了战局。独孤若虚在心中一叹,心道雪中烧,非得喝的这群小道长们胃里烧起来啊。

    很快天香的女弟子们便不胜酒力先行离场,那厢唐青衫见到至亲自也是多饮了几杯,此时正撑着头犯迷糊,韩振天见此便以一路辛劳为由带神威弟子们回房休息去了。堂弟堂妹都已回房,唐青容独饮了几杯亦觉得无聊,遂早早带唐门子弟离开了。

    一时间便少了一半的人,气氛却并没有因此而冷下去,真武同太白一桌已醉倒了一片,公孙剑却是越喝越精神一般,还在拉着笑道人拼酒。

    唉,明日可就要论剑了,见师兄这般毫不含糊,独孤若虚禁不住替他捏一把汗。

    不过……一连忙碌几日,总算……

    独孤若虚下意识握住了手边的剑,那剑鞘虽是古朴无华,可太白弟子皆知,其中宝剑锋利无匹,削铁如泥。那是他五岁那年外公所赠,名为云意。

    亦是他母亲闭关前所锻造的最后一把宝剑。

   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,自他出生,她便一直在那泼墨岭闭关,隔绝了世人,更隔绝了他。

    他曾经偷偷跑去泼墨岭寻找她,却在漫天大雪中迷了路,又冷,又怕,他将自己藏在巨石之后,只会偷偷地哭,直到那个人的出现。

    他第一次明白了自己对剑的渴望。

    于是外公带他拜入太白,赠他云意宝剑,他只顾欢欣,却不知独孤飞云看着他,仿佛就在看当年的独孤飘渺。

    真武剑法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武学,同太白剑法究竟有几分不同,才会令爹娘一朝陌路,各自闭关十数年?

    三年前的八荒论剑他尚小,还不能代表太白上场,只在台下看着,觉得真武剑法虽则慢,却虚实难辨。然今次终于有机会可以同真武弟子交手,他反而有些退缩。

    若他败,娘可会不满?若他胜,爹又会作何想?他其实什么都不求,只求有朝一日,他一家三口可以团聚,像一家人一样坐下来说说话便好。

    只是,这也只是奢求罢了。

    转日见得公孙剑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剑坪之上,独孤若虚才不得不佩服他的酒量。

    “诶,独孤,听师父说,此次论剑若表现得好,便可获掌门准许提前下山,到时候,嘿嘿……你也要努力啊,到时候咱们师兄弟便可在山下大展拳脚了。”公孙剑一说起下山游历便是一脸兴奋,独孤若虚早已见怪不怪,只道一声“自会尽力”,面对着偌大的剑坪,心却始终空落落的。

    公孙剑发觉他有些不对,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一大早就这么没精神?”

    “怕是昨晚没有休息好,今日有些疲乏。”独孤若虚避重就轻,一语带过。

    “是这几日安排论剑累坏了吧?”公孙剑拍拍他的肩膀,表示理解,“不过没关系,你我二人各自尽力便是。”

    此次论剑以抽签决定比试的顺序,胜者继续下一轮比试,败者则淘汰出局。公孙剑第一轮抽到的对手是名唐门弟子,独孤若虚嘱咐道:“且缠住他,小心傀儡。”

    公孙剑笑着道一声“放心”,便飞身到了剑坪中央。

    这自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,独孤若虚看得有些分神,手中握着抽到的签竟有些发颤。

    真武,凌空。

    他的对手。

    不知是否天意弄人,第一轮竟就与真武狭路相逢。

    然而……他此时依旧举棋不定,心神不宁。

    公孙剑下场便见他神色不郁,问清他的对手后洒然一笑:“真武讲究的是以静制动,同我太白虽则都使剑,却大相径庭,倒可以教你好好体验一番!”
 
    独孤若虚握着剑的手却不由得越攥越紧。

    “真武弟子,凌空。”

    对面发冠高束的小道长恭谨一礼,看面相应同独孤若虚一般年纪,笑道人在一旁啧啧叹息:“凌空师弟初次比试便碰上了独孤师弟,怕是要被打击咯。”

    公孙剑瞧着独孤若虚明显不在状态,连行礼都慢了半拍,不由有些着急:“独孤今日似乎也有些疲累。”

    “唉,你要相信独孤师兄啦。”

    场下人正聊得轻松,场上却是瞬息万变。独孤若虚一剑抵住对方的剑招,却反被他的驱影缠住,心下便是大惊,燕回朝阳摆脱纠缠后,手下剑招竟是犹豫不定。那真武可不待他,剑在虚空中比划,一招微明生灭便使了出来,独孤若虚只挥剑抵挡,却不做他法,步步退后,竟是退到了剑坪边缘。

    “哎呀,独孤师兄他在等什么?”江婉儿终于也着急起来。
笑道人自然也看出了端倪:“太白剑法以快取胜,独孤师弟的剑却犹豫不决,只防不攻,这样此消彼长,怕是危险了呀。”

    公孙剑此时反而沉默得可怕,盯着场上那个人,盯着他手中那把剑。

    独孤若虚终究还是败了,凌空一礼后说道:“师兄未尽全力,在下胜得不甘。”颇有些愤愤不平。

    独孤若虚却淡淡道:“是我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的轻功一向很好,他若存心不愿让人追上,那便不会让人追上。公孙剑明知道,还是忍不住追了上去。

    很快,那人便消失在了皑皑白雪之中,连串脚印都没有留下,公孙剑左右辨别方向,忽然觉得这里有些眼熟。

    循着记忆找过去,果然看见独孤若虚倚坐在那块巨石旁边,同小时候没有一丝分别。云意剑就搁在手边,随手可以拿到的距离。

    听见声响,他偏过头来,道:“师兄,这次恐怕没办法跟你一起下山了。”

    公孙剑笑答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要输,怎么,就这么怕同我一道?”

    独孤若虚知他故意曲解,好给他一个不必解释的理由,便也不多言。公孙剑站在他身边,瞧着这雪中孤坐的人,不言不语自是默契。他不知那人心中所想,亦不知如何帮他摆脱烦忧,但至少他可以伴其身侧,纵然积雪仍是终年不化,雪中却不再是他孤单一人。

    “师兄啊……”独孤若虚终于开口。

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 “其实一辈子呆在这太白山上,也没什么不好。




自我检讨,这章完全不在状态_(:з」∠)_
不知道是因为最近考试太多还是什么的……
以后再修吧,很难看但是不要打我(╥ω╥`) 

PS.关于打架都是乱写的,别较真ヽ(・_・;)ノ

评论(3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