般若

【独孤X公孙】逐雪05

妈呀这章那么多NPC写的我压力好大……一不小心崩了的话不要介意(´∀`)♡




章五


    若说这八荒齐聚的盛事,便不得不提唐林口中的“八荒论剑”。自第一次八荒论剑后,每三年,太白剑坪上便会热闹一次,八荒各派的弟子新秀们相互切磋武技,乃知人外有人,武之一道非有穷途,切莫妄自尊大。

    对于各派而言,八荒论剑无异于江湖上的一次重新排名。

    然对于小辈们来说,八荒论剑更是有一层特殊的意义,那自然是——

    “青容姐姐!”那边天香弟子的队伍中扑出一粉蝶似的身影,直朝唐青容而去,且嘴上也一刻不停,“诶,青容姐姐就你一个人吗?青枫哥哥不来吗?”

    “他现今可是大忙人一个,我也许久未见他了。”唐青容提起自家弟弟便是气不打一处来,语气自然是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 唐青铃却是泄了气:“唉,本来还想问问他欠我的飞铃伞什么时候帮我改,看来又得去红叶小筑抓人啦。”

    “不提他了,不过怎么不见青衫?”

    “神威堡前些日子风沙掩了路,怕是要迟来几日。”正忙着接引来客的独孤若虚听此一问适时解答,“唐大小姐,青铃姑娘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 “独孤公子。”唐青容一抱拳,再无多言。

    “独孤师兄!”唐青铃却是十分开心,“诶,公孙师兄呢?你们不是总在一起的么?”

    独孤若虚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哪里有总在一起,面上仍微微笑答道:“师兄想来是听说笑师兄来了,忍不住同他先饮为快了吧。”

    三人正说着,却见又一队人往剑坪而来,领头的虽娇小可人,腰间却挂着一个大葫芦,这厢唐青铃甜甜地了一声:“秦岭姐姐!”

    “秦岭师姐。”独孤若虚一礼后方问:“今次怎么不见江山师兄?”

    “师兄盟中有事,恐怕参加不了此次论剑了。”秦岭笑笑,伸手摸摸唐青铃的头,“铃儿眼见都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 “师姐也越发漂亮了!想来仰慕者定然不在少数,哎呀,江山师兄怎么还不抓紧呀!”

    秦岭面上一红,身后丐帮弟子们更是忍不住哄笑起来:“就是啊,当年师兄将那青竹帮少帮主打出山门,那惨状我们可是记忆犹新呐!”

    “你们一个个活得不耐烦了是吧?”秦岭拿唐青铃那鬼灵精无法,对自家师弟师妹们还是颇有威慑,一时间丐帮弟子鸟兽状散了,自去找相熟的伙伴们叙旧去了。

    如此,待独孤若虚将所有来客皆安排妥当,已是日暮西山,他顿觉往年师叔们的不易,遂想起那本该同自己一起忙碌的公孙剑,此时定然是与笑道人不知醉在何处,无奈叹了口气,还是得认命寻找。

    笑话,明日八荒各派除了未及赶到的神威堡都要齐聚苍穹阁,身为太白大师兄公孙剑可万万不能缺席,只求他今次喝得没有那么醉吧。

    不过应该还是个奢望。独孤若虚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 待得独孤若虚几乎翻遍了整座太白山,才在凌霄道上找着了正坐在雪中发呆的公孙剑。见他身边倒着几个空坛子,便可知他此番定是敞开了豪饮,只是这坛子怎的有点眼熟?独孤若虚将公孙剑拉起来,一面将他身上落了的雪拍掉,一面问:“笑师兄呢?”

    公孙剑似乎是迟疑了一会,才答:“笑师兄方才说要去找乐乐。”

    乐乐?那是什么?独孤若虚听得一头雾水,但眼前的公孙剑显然是不可放任不管,但愿一会能见到真武的师兄弟们,好托他们去寻一下笑师兄,可不要醉糊涂了出什么事才好。

    “师兄,我们快些回去,明日还要晨起去苍穹阁。你待会儿得喝一碗醒酒汤再歇息,不然明日又该头痛了。”独孤若虚嘴里不停念叨,走了几步才发现公孙剑没有跟上,扭头看他正望着自己发呆,不由倒转回去在他眼前摆了摆手,“师兄?”

    哪知公孙剑一把竟握住他的手,倒是吓了独孤若虚一跳。许是烈酒正在公孙剑体内翻腾,此时他的手带着滚烫的温度,与独孤若虚冰凉的手指相触,后者自是下意识想要收回来,却反而被攥得更紧了。

    “诶,独孤……”公孙剑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 独孤若虚只觉心头一动,抬头看着那人便有些发愣,指尖的灼热就这样顺着血液流入五脏六腑,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压抑而不得释放,只积压在心头燃着一把又一把火。喉头动了动却并未能发出声音,独孤若虚不明白自己着了什么魔,只被人点了穴道一般动弹不得,直到公孙剑接着说:“……我们也去看乐乐吧?”

    “……乐乐是谁?”

    “笑师兄说是他们后山的一只鹿,喝一点酒就会撒欢的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伸手按了按额角,努力压下打人的冲动,反身便主动握住了那灼热的手:“好好好,我们去看乐乐。”

    看看看,看你个大头鬼!独孤若虚仍是忍不住腹诽。

    第二日公孙剑起身,自然是把前事忘得一干二净,一如既往收拾好自己,却见独孤若虚已经斜倚在门外多时。

    “昨儿个同笑师兄喝多了酒,想是师弟带我回来的吧?”公孙剑见他来者不善,也能猜出个大概,“我昨天……没闯什么祸吧?”

    独孤若虚皮笑肉不笑:“师兄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 公孙剑心里立时“咯噔”一下,心道不会真闯了什么祸吧?也不会啊,他们二人在凌霄道饮酒,那地方向来人烟稀少,也没什么门派重地,应当不至于闯出什么祸来。

     “师兄昨日还吵闹着要见乐乐,今日起来竟然全忘干净了。”独孤若虚见他神色几番变化,恨不得添油加醋吓他一吓,“师兄,这乐乐是谁?听说你还想喂它喝酒?”

    公孙剑哪里还记得那叫乐乐的小鹿,听名字只怕是谁家的姑娘,可天地良心,哪有什么姑娘啊,他公孙剑平日熟悉的也不过是几个师妹,哪里有一个叫乐乐,人说酒后吐真言,他这是酒后胡言才是!

    “师弟啊,师兄昨日都是些胡言乱语,你切莫当真啊,切莫当真。”

    独孤若虚在心里偷笑,面上却不曾显露,只道:“师兄既准备妥当,那便一同去苍穹阁吧。”

    一路上,公孙剑都在纠结这“乐乐”究竟是何方神圣,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,独孤若虚看在眼中,不由笑弯了眉眼,见公孙剑看来,忙又低咳一声敛了笑意,不顾对方探究的眼神,朝前面不远的人打招呼:“姬师姐!”

    姬灵玉见是他们二人,也笑着回应:“两位师弟,这么早啊。”

    “今日八荒齐聚,岂能不早?”独孤若虚朝她身后张望,“笑师兄人呢?我自昨日还未见过他。”

    姬灵玉立时换上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:“别提了,昨日独孤师弟来通知我后,我可是将这太白山翻了个遍,才在蛟龙岭找着他,他还口口声声跟我说乐乐不见了,乐乐在后山好好的,哪里会不见了?”

    公孙剑还未待听明白,独孤若虚便借口逃了,等他理清楚关系问“乐乐是谁”时,独孤若虚早已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 “乐乐,就是我们真武后山自小养大的一只鹿啊。”

    ……好你个独孤若虚!

    苍穹阁内,风无痕居于首座,下首分立左右便是公孙剑与独孤若虚二人。公孙剑此时正憋着一口气,见独孤若虚站在那里面色如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只想着待会儿可得好好教训他,恶狠狠便想到了结束,还未待开口叫住独孤若虚,横里便插进个人,一如既往脸上带笑,不是笑道人又是谁?

    “诶诶,公孙师弟,昨儿个的酒你是不是在敷衍贫道?啧啧啧,味淡如水,今日你若不带贫道去喝那烧刀子,贫道这肠子恐怕都要冻起来了。”

    公孙剑笑道:“我亦觉得昨日的酒差点劲头,改日我自请你喝那秦川的雪中烧!”

    独孤若虚在一旁听得不对劲,插话问:“你们昨日不是从山下买的酒?”

    “昨日时间太紧,便没有下山,自酒窖搬的存酒,可惜都不是笑师兄心念的烧刀子。”

    “……等等,酒窖?!”独孤若虚大惊失色,“那哪是什么存酒,那是我为这回论剑特意备下的酒,你们俩喝了多少?”

    公孙剑“呃”了半天,道:“大概,还剩下个三四坛?”

    “你们!去山下重新买去!”






坑与被坑,这才是人森啊~~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