般若

【独孤X公孙】逐雪

「师兄,昨日师父所授无痕剑意我还有一点不明白……」
「来,你来陪我喝酒,我就陪你练剑如何?」
「……好0.0」
CP:独孤若虚X公孙剑
时常逆CP纯属正常不要打我雷点勿入……
如果一不小心OOC了也不要打我T_T【哪这么多废话!
私心里很喜欢公孙师兄,毛领子高马尾以及疏朗潇洒的性格都很戳我心……而独孤师兄,作为一个手残,试炼时恨他还来不及_(:з」∠)_最后,婉儿师姐,你安心的炮灰吧,我会常去给你扫墓的(๑• . •๑)

章一

    太白,剑坪,雪。

    眼看已过戌时,漆黑如墨的夜空中只余寥寥数点星光,而白日里热闹的剑坪也只剩下一双人影伫立,月光将影子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仔细看来,却也不过是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,其中一人看上去稍小,手里握着把剑正在比划,眉头皱成两座小山,眼中还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另一人抱臂饶有兴趣地看着他,只随意一站,却已颇有些潇洒剑客的意味,想来未来的江湖定少不得他的名号。

    “雪落无痕,怎样才可以做到没有痕迹呢……”

    听那少年口中念念有词,他像是终于站不住一般,一把抽出腰间佩剑:“师弟,可看好了!”说着,右手一振,人已随剑而去,几个起落,旁人看不清,但同为太白弟子,那少年正看得聚精会神,不时点点头,眉目也愈加舒展。

    一套剑招使完,那人额头已有了薄薄一层汗意,在月光下星星点点,他却浑不在意,只含着笑意问:“这次可懂了?”

    “无痕剑意意无痕……”少年又垂头将手中的剑望了一望,忽地抬头,骤然出手,对面的人随意用剑鞘一挡,点头笑道:“不错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少年亦面露喜色:“我懂了,公孙师兄是要告诉我,心中有剑方可御剑。”

    “悟性不错。”他随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,忽然又一把揽过,“既然懂了……独孤,该陪我去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夜,独孤若虚喝得酩酊大醉,宿在公孙剑房中,理所当然地错过了第二日的晨修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你,又不是第一次同我喝酒了,怎的酒量还差成这样?”公孙剑绕着被罚去打扫山门积雪的独孤若虚转了几圈,啧啧感叹,“师弟如此,我这个做师兄的十分忧心呐。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只闷头扫雪,半晌才开口,却是一句无力地反驳:“我比你小一岁,还有一年的时间锻炼酒量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“噗”地笑出声:“好好好,我就等着看你一年之后的酒量。”话罢也不闲着,拾起一旁的扫帚同他一起扫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师弟,你有没有听说鹦歌镇明晚的花灯会?”公孙剑扫了两下嘴便闲不住,正想到这两天婉儿一直将它挂在嘴边,“难得有这种热闹的机会,师弟要不要同去?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施施然道:“师兄怕是想去喝酒吧?”

    公孙剑哈哈一笑:“还是师弟了解我,不过婉儿同去,定是不许我贪杯的,到时能不能一解馋虫还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手下一顿,颇有些心有余悸:“也幸好婉儿跟着,不然你岂不是又要拉我一醉方休?”

    待到第二日日头落山,一行三人悄悄下了山,往鹦歌镇去了。

    太白山上积雪终年不化,太阳一落山便平添了一分寂冷。鹦歌镇则不同,此时的鹦歌镇灯火通明,家家户户都在门前挂着灯笼,街上都是提着灯说笑的居民,街两旁小贩的叫卖声不断,简直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公孙剑见江婉儿直盯着一盏鲤鱼灯移不开眼,便掏钱买下送给她,又回头问跟在后面的独孤若虚:“师弟看上了哪盏灯?”

    “走罢,这女孩子家的东西,我就算了。”独孤若虚看着一脸欢喜的江婉儿,不由垂头笑说:“难不成是师兄想要,却不好意思说?”

    “得,好心问你,还不领情。”公孙剑掂掂钱袋,咧嘴一笑,“不错,还够去打壶酒。”

    “公孙师兄你又喝酒!”江婉儿抬头怒视,“昨天也是,是不是你带独孤师兄去喝酒的?”

    公孙剑摸摸鼻子,明显底气不足,“这个……小酌怡情嘛,是吧独孤?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失笑道:“是,‘小酌’的确怡情。”

    然则公孙剑饮酒,哪次是小酌可以打住的?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三人最后还是停在了酒馆门口。

    “掌柜,一壶沉香酒,装满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掌柜取走酒壶,公孙剑坐在酒馆中便有些百无聊赖,忽听旁边一桌人正窃窃私语,公孙剑耳力不错,也只能听到几个诸如“太白”“子时”的词语。

    太白?子时?他们要做什么?

    公孙剑抬头便对上了独孤若虚的目光,显然,他也听到了那边的话。

    “有鬼。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用手指沾水在桌上写下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于是不待掌柜将酒壶拿出来,三人已悄悄跟上了那一行人的步伐,看方向,的确是往太白无疑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这群人要去太白做什么?

    公孙剑一行一路跟随那些人来到了药王谷,三人隐身于树后屏息凝神,只待片刻,更多脚步声接踵而至,细听竟有十来人,公孙剑扭头朝独孤若虚比了个“不妙”的口型,独孤若虚轻轻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龙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今夜按原计划行事,不得有失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,倒叫这所谓的名门正派们瞧瞧,谁能阻我青龙会一统八荒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少说两句,今夜盗剑关系重大,夫人特别交代,她自会缠住唐林,你们只管清理掉那些小喽啰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,他们的目标竟然是沉剑池!公孙剑右手不自觉抚上剑柄,却被独孤若虚一把按住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。”独孤若虚对着他做完口型,低下头似乎在思考对策。公孙剑心中焦急,沉剑池除了唐林师叔,的确只有几个小弟子看守,虽然以唐林师叔的剑法应不至于被人牵制,可怕只怕青龙会的奸人使诈,若沉剑池所沉之剑被盗,不说青龙会有何阴谋,单是太白便会名誉受损,那所谓的“沉剑”亦会沦为笑话。

    独孤若虚依旧沉默不语,公孙剑想要甩脱他的手,却发现他愈加用力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方人数太多,我们贸然前去只怕是白白送死,依然保不住沉剑池之剑。”独孤若虚将身子前倾,附在他耳边压低嗓音耳语,“为今之计,是快回师门通知掌门与唐林师叔,我们悄悄离开,一定可以赶在他们前面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自知独孤若虚说的在理,点头称好。却不想此时,开头从酒馆去通知他们的人又交代了几句,便转了身往回走,方向竟是直直冲着树后三人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发现消息走漏,必然会提前行动,那可就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必须有人留下,拖住他们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公孙剑手握剑柄,不觉指骨发白,低声急促说道:“独孤,待会儿我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你带婉儿先走。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还未说话,江婉儿已快速拒绝:“不行,公孙师兄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公孙剑轻声一笑:“这么不相信你师兄我?放心,几个小贼还奈何不了我,你们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,对不对独孤?”

    独孤若虚仍兀自沉默。

    公孙剑背对着他们眉头紧锁,声音却一派轻松:“再说了,这里离师门已经不远,你们快些回去禀告掌门,兴许他就不记我拐带师弟师妹私自下山的大过了,求你了婉儿,我不想再去面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独孤若虚终于开口:“我们一定会赶回去给你求情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似乎松了一口气,听江婉儿没再反驳,他唇角一勾:“独孤,看你的了!”话音未落,身已随剑出,几乎在同时,独孤若虚拉着江婉儿朝相反的方向掠去,风在耳边呼啸而过,独孤若虚几乎不敢思考,他只告诉自己,要快,一定要快!

    那些人并非普通的青龙会帮众,他听得出他们的步伐沉稳有力,一听就是个中好手。公孙剑对上一两人尚且可以应付,然而那里至少有十人……

    他说,这里离师门不远,是在告诉他回师门搬救兵。

    他回,定会赶回去求情,是在告诉他,一定会尽快,尽快带救兵回来,一定要撑住。

    公孙师兄,一定要撑住。

    药王谷距离师门已不远,这段距离在现在看来却遥远得要命,独孤若虚用尽全身力气飞驰,仍觉得不够快,还不够块。

    身后婉儿愈加气喘,却坚强地一声不吭,独孤若虚心知这样不是办法,脑中刹那间思绪万千,到最后竟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要死也要同他一起死。

    独孤若虚不是个犹豫的人,既然心思已定,便立刻停住了脚步,婉儿轻轻叫了一声独孤师兄,便被他飞快打断。

    “婉儿,你听好。”独孤若虚语速急促,“那些人公孙师兄一个人对付不了,我要回去帮他。你现在就赶回师门,告诉掌门这边的情况,越快越好,然后带人来找我们,拜托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你们两个人都对付不了吗?”江婉儿的脸上写满了担心。

    独孤若虚淡淡笑道:“即使对付不了,我们也不会输!”

    公孙剑提着剑,剑尖有血一滴一滴滴落,融入雪中,染成一片淡淡的红色。他的胸口快速起伏着,显然已经用尽了全力,然而对方只倒下了两人,其他人正呈合围的姿态朝他靠近。

    他们算准了他已经没有力气,想要一举将他拿下。

    可公孙剑是什么人,没有力气?笑话,他可以死,但不会输。

    将剑举至身前,他笑道:“你们还没见识过太白最快的剑吧?”

    是了,他可以放弃周身所有的防御,他的防御就是他的剑,他的剑越快,他就越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比风还要快?

    那些人甚至没有看清他的人,他却已经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剑影同人影皆化作一道虚影,如耳边烈烈狂风袭来,在空气中卷起一层剑浪。

    “哼,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屑一顾,公孙剑却一勾唇角,就是此时,出剑!

    “啊!”又是一人的惨叫声,那些人警觉再寻找,只见公孙剑正站在那尸体身后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‘风雷一剑’,这么快的剑,倒是在太白都难见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不置可否,将手中剑挽了一个剑花:“那今夜,就让你见识个够!”

    那人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今夜恐怕是不行了,我们尚有要事在身,可惜了你一身好功夫。看你年纪还小,我给你一个机会,加入我青龙会,还能留下一命。”

    公孙剑冷笑说:“我的命在这,就看你有没有命来拿!” 

评论(8)

热度(23)